当前位置:松滋物联网+平台 >> 芯片

六道共主章被揍求支持求订阅位置位置

2021-01-25 09:43:35 来源:松滋物联网+平台 阅读量:0

六道共主章被揍求支持求订阅位置位置

六道共主 326章 被揍(求支持,求订阅)

白光消散感悟结束,凡是在天极殿的人,无论修为高低一缕都会被排挤出去,此刻,笼罩云飞头dǐng的白光只有发丝般大小,不如意外的话,云飞此次领悟灵技之行将要宣告结束。

显然,无论是围观的弟子还是天极殿门前的几位长老也是这般认为,看着那缕随时都会消散而去的白光,青玄眼神显得暗淡了几分,不由得暗自摇头叹息起来。

毕竟云飞身负太上长老赋予的使命,能够多一分实力,在断空城便会增加活下去的机会,从内心深处而言,他不希望云飞此行失败。

可惜,事情并不以他的意志而转移,就连那一缕白光也逐渐的淡化了起来,若是不仔细观察的话,很难发现。

人群中,星盟成员一片的黯然,云蝶更是贝齿紧咬着朱唇,心里在替云飞感到难过,她甚至已经想好了安慰他的话语。

“希望小弟能够扛过这一个坎!”

云蝶暗自祈祷着,从小到大,她一直都守护在云飞的身边,保护着他,不让他受到伤害,可是自从进入试炼秘境后,她才终于认识到了灵修界的残酷。

从试炼秘境出来,亲眼看到云飞奋力战红鸾,她的心态逐渐发生了变化,当然,这里也少了冷言的功劳。

◆,..看着似有似无的白色光线,沐天心深深的叹了口气,她很明白接下来即将发生什么,她不希望看到那个自信的少年被这件事给打趴下。

“失败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有站起来的勇气,云飞,别让我失望!”

沐天心以她自己都难以听到的声音喃喃自语着,她真不敢想象,那个小脸上还残留几分稚气的少年是否能够接受那个事实。

就在无数人都认定云飞必将失败的时候,在那片荒芜的空间内,云飞的头颅之声下十分之一了,只有微弱的一diǎn意识还在奋力的抗争着,不愿离开。

“哎…”

就在连那最后十分之一的头颅都要涣散的刹那,一道声音在荒芜的空间突兀响起,紧接着,原本平静的荒芜空间突然狂风大作,卷起漫天的黄沙,遮空蔽日,让人根本看不清楚那黄沙中究竟隐藏着什么。

只剩下一只眼的云如果读者关注相机行业飞诧异的看着那漫天滚滚而来的黄沙,尽管他听到了那道突兀的声音,可是连心跳都没有被震动一下,因为,他只剩了一只眼而已。

在那滚滚的黄沙中,一个黑diǎn由远及近疾掠而来,只是眨眼的功夫,一个不足三尺的青色石碑落在了他的面前。

“轰隆!”

青色石碑虽然只有三尺之高,但落下的阵势却是非同小可,宛若发生了地震一般,尘土飞扬,大地震动。

就在石碑落下的瞬间,从云飞身体上碎裂出去的光diǎn,又从虚无的空间中冒了出来,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向他蜂拥而去,只是刹那间的功夫,原本支离破碎的身体,又还原成了先前的模样。

突然的变化传到了外界,缭绕在云飞头dǐng下一刻似乎就要溃散的白光,突然变得炽盛了起来,而且,比原来还要浓郁多倍,耀人双眼。

“这…这是怎么回事?!”

见到这一幕,土刑张大着嘴巴,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幕。不仅是他,就连外面的七位长老,还有那无数围观的弟子,在这一刻,都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不…不可能!时间都到了,他身上的白光怎么还会如此的浓郁?!”

火元先是看了一眼半空中的阳光,又将目光转向被浓郁白光笼罩的云飞,似是被人抽取了灵魂一般,喃喃自语道。

孙长老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无力的闭上了双眼,这一幕,自从他进入天擎宗后,还是首次见到,他也不清楚这期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出现这种异常的状况。

青玄却是微微一笑,欣慰的diǎn了diǎn头,原本他还替云飞感到可惜,替他惋惜,可谁知道,他接下来的动作会是如此之大,太出乎人的意料了。

“老大没有失败,没有失败!”

星盟的成员欢呼了起来,这种从低谷突然升入云霄的感觉,让他们双目中涌上了泪水,就连云蝶在这一刻也激动了起来,一双美目,眼圈都泛红了起来。

“云蝶姐,像云飞师弟这样的情况,不会是活的了传闻中的天阶灵技了吧!”看着被白光笼罩,双目紧闭在一起的云飞,黄琴儿开口道。

一语激起千层浪。

黄琴儿的话,让周围处在震惊中的弟子登时一愣,心中有种很强烈的感觉,那个小丫头説的该不会是真的吧。

黄琴儿的声音虽然很小,但还是被那几名长老听了个清楚,火元心中当即便是一突,如果真被他获得了天阶的灵技,那他想要对云飞下手都将会是件难事。

天擎宗开宗立派数百载,进入天极殿悟道的人不下数百之众,可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获得里面的天阶灵技,因此,宗门为此还另立了一条规定,一旦有人在天极殿获得天阶的灵技,将直接晋升为核心弟子。

这条门规虽然没有宣布,但在天擎宗的高层中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是以,最不愿云飞得到天阶灵技的人非他莫属。

“担心什么,你以为天阶灵技就那么容易获得吗?”

就在火元心中烦躁不堪时,孙长老的声音在他脑海中炸响,“三百年前,那位自诩翅柃王朝第一人天才的家伙都未能在里面获得天阶的灵技,你以故障修复为他就能吗?”

火元抬起头,看着闭目盘坐的孙长老,略微寻思片刻,diǎn了diǎn头,同样以凝声成线的方式説道:“孙长老説的极是,我只是有diǎn担心而已。”

“无须多虑,退一步説,即便他真能获得天阶的灵技,以他目前的修为又能发挥出几分的威力,即便他成了核心弟子,难道你就认为没有机会了吗?相反,我们反而会有更多的机会,你説呢?”孙长老胸有成竹,淡淡的开口説道。

寻思了片刻,火元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冲着孙长老diǎn了diǎn头。

荒芜空间中,灵体重新被凝聚的云飞,看着那面石碑,嘴角不由得一撇。

“小子,你这是什么表情,我好心将你留下,可不是为了你的白眼!”声音从石碑中传出。

这一幕,如果是换做前世,云飞肯定会震惊,可对这种奇怪之像,早已经麻木的他,根本引不起他丝毫的波澜。

“你是谁,为什么不现身一见?!”云飞显得淡定从容。

“我就站在你的面前,难道你眼瞎,看不到吗?”声音的主人脾气有些不好,“小小年纪,见到本尊不知恭敬,反倒如此无礼,该打!”

“打”字未落,一道劲风袭向云飞,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反抗,就被抽飞了出去,那道劲风打在身上,就像一条长鞭一般,本来意识灵体根本没有疼痛,可云飞现在却感到剧痛无比。

站起身,看到屁股上那道清晰的白痕,云飞气的磨起了小牙,指着青色石碑怒喝道:“你这人好不讲理,你以为我好欺负不成吗?”

除了云天岚,还没有人敢这样打过他,气得云飞握起了拳头,作势欲扑。

“嗯?还敢还手!”

那道声音显得有些诧异,在它的印象中,像云飞这样的人敢和他这样説话,还敢和他动手的人根本就没有出现过,旋即,一道青光从石碑中爆射而出,化作一条绳索,冲向云飞。

那道青色的绳索青光莹莹,看上去就像一只普通的绳索一般,可它的速度却是极快无比,而且看似没有什么威力,却让云飞有种一座大山压dǐng的感觉,他甚至发现,就在准备施展龙行九变身法,躲避开绳索的捆缚时,居然动弹不得丝毫,任由那青色的绳索捆了结实。

“你想干什么,放开我!”云飞急了,大声喊道。

“想干什么?两个字,‘揍你’”那道声音轻描淡写的説着,将云飞抓到了青色石碑的面前,与此同时,一只枯瘦如同干柴的手掌凭空而现,直接将他摁趴在地,另一只手也伸了出来,对着他的屁股狠狠的拍了下去。

这一巴掌下去,那是个凄惨,而且还刚好拍在那条白痕上,不知青色石碑是有意,还是无意,荒芜空间登时响起了云飞的惨叫声。

“啪啪啪啪…”

那只手掌如同风火轮一般,在云飞身上使劲的拍打了起来,与此同时,盘坐在天极殿的肉身上也出现了一个个巴掌,每一巴掌下去,他身上都会多出一道伤痕,鲜红鲜红的。

“你到底是谁,凭什么打我!”

“你这是以大欺小,有种你放开我咱们拼个你死我活!”

云飞叫的越欢,那只手掌的拍的越恨,打的他在地上想扑腾都难,那只按住他的手,就像钢钳一般,让他动弹不得,更何况他身上还有青色的绳索束缚。

这一次,领悟灵技不成,反倒被人胖揍了一顿,这让云飞十分的不爽,可他却又反抗不得,动弹不得,忍着传入脑海的阵阵剧痛,他咬牙切齿的怒喝着。

可那只手掌的主人却不为所动,不停的拍打着他的身体,对于云飞的怒喝充耳不闻,这一顿胖揍,足足持续了大半个时辰,也许那只手的主人打累了,松开了对云飞的束缚。

“你是人是鬼,为什么打我?!”那只手刚松开,早就准备好的云飞一跃而起,远远的避了开来,揉着疼痛不已的屁股,呲牙咧嘴的吼道。

依折麦布片伤肾吗齐齐哈尔哪家医院牛皮癣好杭州男科

唐山白带异常广州治疗卵巢炎费用多少钱南宁医院白癜风

南通盆腔炎治疗多少钱
陇南白癜风哪家好
松原哪医院治疗牛皮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