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滋物联网+平台 >> 芯片

刺魔传第十九章白衣救赵茸上位置位置

2021-01-25 09:40:47 来源:松滋物联网+平台 阅读量:1

刺魔传第十九章白衣救赵茸上位置位置

刺魔传 第十九章:白衣救赵茸(上)

楚湘在地窖听得心惊,于滨怎么又和陈希平暗中串通了。恰巧他们的密谋被自己听到了,不然赵茸可就危险了。

陈希平又对那人说:“回去告诉你们于大人,只要尽心为我们办事,以后保他加官进爵。”

那人说:“于大人有一个要求。密谋之事还请公子不得外泄。”

陈希平笑道:“我知道你们于大是担心赵天宏知道后对他不利。让你们大可放心,此事绝对不会泄露出去。”

他们离去后,楚湘和沈伊美从地窖出来。

楚湘说:“没想到于滨和陈希平串通了。”

沈伊美对此却一点也不奇怪。就算于滨不是蓝选官员,但是迫于蓝关压力,为了身家性命,于滨也会乖乖就范的。赵茸想明着和蓝关对抗太不明智了。无论朝廷还是江湖,蓝关能动用的力量太多了。

沈伊美对楚湘说:“陈家父子开始行动了,于滨只是一步棋,各宫殿的高手也会陆续集结,很明显是双管齐下,要彻底毁了白马堂。你让赵茸最晚明天就解散白马堂,转下暗处和蓝关周旋。”

沈伊美让楚湘回来时候再买些化装用的东西。楚湘一时不知沈伊美用意。

楚湘先去白马堂。

当楚湘把此消息告诉赵茸后,她愣怔了一下。继儿摇着头说:“不可能。于滨不会和陈希平同流合污害我的。”

“这可是我亲耳听到的。”

“我知道,我自有对策。”

赵茸不相信自己的舅舅会加害于她。当然她不能告诉楚湘于滨和她真实关系。她宁愿相信这是舅舅在蓝关压力之作为缓兵之计假意合作。

楚湘催赵茸尽快把白马堂解散了。

“沈伊美说各宫殿的高手也会陆续赶来,到时候想全身而退就难了。”

“白马堂的摊子很大,有很多事需要善后,我会抓紧时间的。”

赵茸现在有一种焦头烂额的感觉。她现在算是捅了一个天大的马蜂窝。

赵茸也告诉了楚湘一个消息,赵茸让所有探子出去查找楚燕三人的行踪。据说有人看到高天扬和梁飞带着一个女子骑马出了白马镇,朝东走了。按时间推算,已经远离白马镇,想追也追不上了。

妹妹无恙楚湘暂时心安了。但是他想不明白,为什么梁高二人擅自带妹妹离开白马镇。这其中到底有何隐情?这两人带着妹妹去了哪?

楚湘和赵茸告辞。

出了议事厅穿过一个院子,正好碰到夏乘风领着十来个人来找赵茸。

看到楚湘夏乘风忙上前说:“乐兄弟,你来的正好。听说赵堂主要解散白马堂,我们才加入,还准备跟着赵堂主大干一场呢,现在就要解散了。让我和这些兄弟们实在是闹心。”

楚湘心想干脆自己替赵茸替这些人解释平息,省得赵茸烦心。

楚湘对夏乘风说:“夏大哥,众位兄弟,今天屠魔会的血腥残酷大家伙都看到了。蓝关各宫殿才来了多少人,连个正殿主都没来,白马堂死了多少人,大家也看到了。这一战蓝关死了三个副殿主……”

楚湘耐心给他们分析了当前严峻的局势,这样的形势下如果硬拼无异于自取灭亡。战则全败,退则未败。

“白马堂看似解散,其实是化整为零保存实力伺机而动。赵堂主一片苦心,希望各位兄弟们能体谅。也希望大伙儿能服从赵堂主安排。以后会有大兄弟们出头之日的。”

众人听楚湘这样一解释,纷纷赞同,各自心中释然。

然后楚湘把夏乘风拉到一边。

“夏大哥,高天扬和梁飞二人的底细你可清楚?”

“不清楚,两年偶然相识,也算投脾就成了朋友。对了,”夏乘风纳闷地说:“怎么没见他俩。他们还准备和我一起加入白马堂呢。”

楚湘把事情经过告诉了夏乘风。

夏乘风一听梁高二人带着乐哥妹妹不辞而别,也丈二摸不着头脑。他安慰楚湘别着急,也许另有隐情。

楚湘心里哪能不急。但是急也没用。他现在都判断不出这二人为何带妹妹离开白马镇原因。

离开白马堂楚湘来到镇上买了一些因身形略显肿态化装易容用的东西。

楚湘一战成名,好多人见了他都带着崇敬心情和他打招呼。更有一些有心者提醒楚湘要小心些。杀了各宫殿那么多人,蓝关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楚湘恍然明白沈伊美让自己买这些东西的用意了。

自己这次一定上了蓝关追杀名单。

一路上还要带着胡远山,不化装易容,很快就会被蓝关的人盯上。

当初困在天坑里的那个高人就提醒过自己,要尽量隐藏自己,使自己处在暗处,占尽天时地理,只怪自己当时热血沸腾只想着痛快杀一场忘记了这此,现在成了瞩目人物,以后不便行事了。

楚湘又买了几身衣裳,又买了些吃喝。他本想去花家告个别,但是一想现在形势不同,就打消了这个念头。省得给花家招来祸端。

楚湘又在镇上转了两圈,确定没人跟踪小心翼翼出了镇回到油坊。

沈伊美和弱水宫一个擅长易容术的高手学过易容。她把楚湘化装成了一个面色黝黑嘴巴略有些歪斜的汉子,然后她看着自己的杰作“咯咯”地笑。

楚湘赶忙拿过镜子看。镜中的自己的新形象,连自己都陌生。

楚湘啧啧称奇。夸沈伊美易容术高明。

沈伊美则说:“你才出道,没经历过世面。其实这也只能骗一般人。若论化装变化,魔灵殿的梦幻王才是这方面顶尖人物。他可以把自己幻化成任何东西,甚至是一把你常坐的椅子,你都发觉不了。”

“这么厉害?”楚湘听了惊诧。

“嗯。蓝关收罗天下各种人才,各样妖邪。这次你毁了黑箱,杀了裘螭,所以你以后更要小心。赵茸和你现在是蓝关最大隐患了。蓝关会动用一切力量来追杀你们。唉,”沈伊美叹了口气说:“如果他们查到那个杀了千红雁的蒙面人就是小措,端木家也会永无宁日了。”

事情发展到这样境地,沈伊美也始料未及。

沈伊美又把胡远山化装成一个普通老汉。

胡远山满腹狐疑。他把脑子想烂也想不明白,沈伊美和乐哥为何要劫持他。

“二位,胡某到底有何得罪之处,还望明示。”

“别废话了!自然有绑你的理由。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楚湘看着这个曾经编了一通鬼话骗自己的胡伯伯。心情复杂又充满愤憎。

当年是他告诉自己父亲是蓝关千机殿副殿主楚士奇,为百姓谏劝蓝神招祸。

而天坑中的那人则断言,自己父亲就算是皇帝也不可能是千机殿的楚士奇。

胡远山还把陈飞玄说成是什么侠义之士,还引导他去离山和历仁相学艺,这一切为何?

自己身上到底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背后指使胡远山骗自己的人又是谁?!他一定要查清楚事情真相。

-----

------我身体一直不太好,这次入冬染了重感冒,休养了几天,身体转好些,恢复更新。大家放心,我写书再难再惨也不会太监的。欠章我也会慢慢补上。抱歉了!

南通子宫内膜炎治疗费用上海包皮过长治疗费用多少钱鹤岗哪家治疗牛皮癣医院好

贵阳盆腔炎合肥医院哪家治疗妇科好丽水哪家白癜风医院好

兰州男性功能障碍治疗多少钱
昆明治疗卵巢炎费用
天津包皮过长治疗哪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