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滋物联网+平台 >> 5G

哈克正在用早餐DG

2021-03-07 09:08:10 来源:松滋物联网+平台 阅读量:0

哈克正在用早餐DG

哈克正在用早餐。他刚要用叉子叉起一片香肠时。听到一阵轻微的嗡嗡声。他漫不经心地朝窗外一望,眼睛立刻瞪圆了,一种奇异的景象吸引了他:一个穿粉红裙子的小姑娘,在绿草坪上走。离她头顶一米多高的上空,旋转着一个银白色的草帽样的东西,闪闪烁烁,在蓝天的背景下晃着耀眼的光。

这大概又是什么新型电子玩具。 哈克一边咕哝着,一边把香肠片送进嘴里。他咀嚼的嘴巴猛然停住了,怎么香肠片竟然像棉花一样,一点味儿也没有。再一看咖啡,也变成了白水,那诱人的棕色消失得无影无踪。更使他惊异的是,屋里窗外所有的东西通通都褪掉了颜色,到处都是白白的一片。

大鼻鼠!大鼻鼠! 哈克慌忙冲到里屋找他的助手。

大鼻鼠正守着一盘油炸花生米发愣。哈克一看,那盘油炸花生米也变成了白色,抓起一个尝尝,一点味道也没有了。他明白了:大案子发生了,有人偷走了所有的颜色和气味。他二话没说,揪住大鼻鼠的鼻子就往外跑,街上已是一片混乱,什么都是白的了。白房子、白汽车、白树

看见了吧! 哈克紧张地说, 这都是一个穿粉红裙子的大盗,利用她的飞碟干的。

你怎么知道? 大鼻鼠问。

我闻出来的! 哈克骗他, 下一步该看你的了,走!到草地上闻去!

你们在这儿干嘛呢? 两人正趴在草地上闻味道,忽然背后有人拍哈克的肩膀。他回头一看,不好!是那个穿粉红裙子的小姑娘。唯独她的裙子没有变化,还是粉红色的,手里拿个红呼呼的东西。

哈克顾不得多想,一把抓起大鼻鼠,就地十八滚,滚到路边的垃圾桶后边趴下,顺势掏出手枪。这一连串的动作干净利落,要是局长在这儿,肯定会表扬他。

你闻闻这女大盗手里拿的什么枪! 哈克害怕得闭上眼睛,小声地对大鼻鼠说。

不用闻,一看就知道,她手里拿的是一串糖葫芦,而且她也不像是大盗。 大鼻鼠倒显出一副老练沉着的样子。

真的,那小姑娘在树下拴猴皮筋呢。

哈克神气起来了,对小姑娘庄严宣布: 你被捕啦!因为用飞碟盗窃气味、颜色。

什么飞碟? 小姑娘莫明其妙。

就是那旋转的银色草帽!

你们弄错了, 小姑娘说, 早晨,我看见它在空中飞,就跟着它捡掉下来的豆子,后来,豆子不掉了,我就回家了。 她说着从衣袋里取出一瓶五颜六色的圆豆豆来。

大鼻鼠拿过几粒,使劲闻着,又轻轻一咬,咬不动,不过味道倒是满香的,他咕噜着咽了下去。

哈克和大鼻鼠东张西望地往回走,一边走一边吞着那味道香甜的彩豆。不一会儿便吃得干干净净。

一群乌鸦在他们头顶上盘旋, 呱呱呱 地叫着。

听乌鸦叫不吉利,看来咱们要倒霉。

可这是白乌鸦! 大鼻鼠费力地仰着脑袋。他看见一群白花花的乌鸦正在高高的树顶上,围着它们的窝乱冲乱撞,心里一动, 那飞碟可能在乌鸦窝里。

你会上树吗? 哈克忙问。

大鼻鼠摇摇头。这时,一个老婆婆推着小车,慢慢腾腾地走来,车上拴满了花花绿绿的气球。

哈克一咬牙把气球全买了过来。用手抓住,深吸一口气,往上一蹿,气球群立刻轻飘飘地升起来了,高过房顶,升到树尖。他连忙用脚钩住一个树枝,探头探脑地往乌鸦窝里看,银光闪闪的飞碟真在上面被树杈卡着呢。

好哇!可抓到你了! 哈克伸手就去摸枪,他忘记自己是悬在半空了,手一松,气球群猛然升向蓝天,哈克却直往下坠, 砰! 地面被砸了个大坑,树都被震动了,树叶纷纷飘落下来,飞碟也被震离了树杈,又在空中飘荡起来。

哈克顾不得屁股痛,爬起来就追,一直追到化工厂。烟囱里的黑烟忽然变得白而透明了。

怎么飞碟又变了颜色了? 大鼻鼠惊愕地说。

哈克 啪 地就是一枪,不过子弹打到脑勺后边去了。他索性把两眼都闭起来。不是说瞎猫能碰死耗子吗? 砰砰!砰! 一阵乱放,有一枪还真打中了。飞碟颤抖了一下,跌落在地,放出刺鼻的滚滚浓烟。烟雾中,他们听见许多工人在愤愤地问: 谁把咱们的除烟器打了!?

哈克和大鼻鼠都感到不妙。哈克重重地跺了跺脚: 又一次彻底失败!

别忘了,失败是成功之母呢! 大鼻鼠揉着鼻头说, 你没想到两个飞碟会有什么联系吗?

联系在哪儿?一个干好事,一个干坏事。

可他们都会吸味、吸色,说不定是同一个人制造的呢!我想,我们可以在报上登个广告,说明我们要出高价买一个吸味吸色的飞碟。

哈克明白,这样,那幕后的家伙就会自己送上门来。

晚上,哈克和大鼻鼠坐在屋子里等着,听到敲门声,他们不约而同地站起来。

请问,是你们要买吸味的飞碟吗? 进来的是一位头发花白戴眼镜的老头。

是的,要银白色的。 大鼻鼠冷静地说。

做成品牌的就有新辣道、上鱼舫并且要能干坏事的。 哈克连忙补充。

老头惊愕地瞅了哈克一眼: 干坏事的飞碟我们可没有,

哈克追问: 那请问,在哪儿能买到呢?

恐怕你哪儿也买不到。 老头生气地说着转身要走。

大鼻鼠连忙追上去解释: 您不要误会,哈克先生酒喝多了,在说胡话,特别是他看见一个银色的飞碟把这条街上的色味全吸跑了 大鼻鼠说着,使劲地盯着老头。

老头哆嗦了一下,

广州白癜风哪家好
西安男科治疗医院
嘉峪关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