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松滋物联网+平台 >> 5G

剑唤正文无锋军第两百五十三章安位置位置

2021-01-25 09:42:29 来源:松滋物联网+平台 阅读量:0

剑唤正文无锋军第两百五十三章安位置位置

剑唤 正文 无锋军_第两百五十三章 安

雷霆军和无锋军都被安排在李家的别院之中,人员稀少,队伍的马匹都由将士们自己喂养,还有一些已经在准备做饭了。

这也是灵舟老祖在不知道这些人马的底细前做的最好安排,既不担心他们如果对李家有图谋会对李家造成多大损害,也不落下一个怠慢的名声。

李颛桥走入院子之中,几个士兵抬头发现是李颛桥,便是开口敬礼道,“主公。”

摆了摆手,李颛桥看向他们,“你们忙你们的吧,不用管我,辛苦你们了。”

那几个士兵没有说什么,便是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了。

李颛桥很满意,因为他最理想的无锋军和雷霆军本就是拥有自己灵魂的军队,他们本就算是自己弟兄,李颛桥也不会要求他们太多。

漫步在着这庭院之中,李颛桥不时和将士们打招呼,一副融洽的景象。

“主公,你可算来了。”突然,一个声音出现,李颛桥一看,原来是牧田等人。

“啊,刚刚还是得和家族的族老们聊聊天,又去祭拜了一下亡母,所以过来得有些晚。”李颛桥对着他们说道。

“我们也理解的,毕竟,我们两军的组建,本就是为了解救这一次李家的危机的。不过,我主要是想在这种胜利的时候,不合时宜的说一些坏消息。”牧田望着李颛桥,直言道。

李颛桥脸色一沉,最终该来的还是要来,不想接受的伤亡始终还是会有的。

“说吧。”李颛桥此时此刻的声音听上去很低沉,让牧田如实禀报。

在一旁,简逝等人的脸色也同样不好看,站在一旁一言不发。

牧田望了一眼李颛桥,在怀中掏出一张纸,朗声道,“此一役,无锋军共死亡两百余人,伤者四百。雷霆军共死亡九百余人,伤者千余。”战报很短,李颛桥也没心思去听杀敌多少,但是,李颛桥心中却是很痛苦。

自己组建起来的两军,在出发时,还有六千人,现在,仅仅一役,便是减员了千余人。这些都是自己的弟兄,每一个人,都吃过自己做的伙食,每一个人的名字李颛桥都记得住。可是,为了自己,为了李家,自己就有千余弟兄献出了生很快重用”成了那时干部提拔的生动写照。在向晏金星行贿“买官”的官员中命。

这怎么让李颛桥不悲恸?

许久,李颛桥才开口,“受伤的弟兄们可否安置妥当?逝去的弟兄可否入土为安?”

牧田强忍住心情,“受伤的弟兄都在内间休息,都服下了主公您给的丹药,伤势都恢复得差不多了。至于逝去的弟兄,我们不知道把他们安葬在哪里,所以现在还没有让他们入土。”

李颛桥摆了摆手,“好了,我知道,逝去的弟兄们的尸首一定要保护好,现在先带我去看看那些受伤的弟兄。”

“好好好,主公请随我来。”牧田赶紧的便要带李颛桥过去。

一路上,李颛桥还是能够看到那些士兵们,他们脸上仍旧挂着笑。李颛桥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或许是因为他们活下来了,或许是胜利所以喜悦,又或许是缅怀不幸殒命的好友。李颛桥看在眼里,感觉不是滋味。

“主公,请节哀,战争之事,死伤十有八九。我们无锋军、雷霆军实力足够强横,也还算得伤亡较少的了。”牧田凑近李颛桥身边耳语,安慰李颛桥。

“嗯,我知道,你继续带路吧。”李颛桥点了点头,吩咐牧田继续带路,而简逝等人,则是被李颛桥安排去做事情去了。

穿过几条走廊,李颛桥走到了内院之中,整个内院都被白布遮住天空。因为受伤的人数太多了,别院的内院之中的房子根本不可能安置这么多伤员,所以,牧田只得是让人用白布遮住天空,防止阳光过于强烈投入进来,好让伤员休息。

短期内难以提振锡价反弹。 据长江有色金属统计:28日长江市场现李颛桥看到,薛老正在带着一群李家的婢女在照顾这伤员们,虽然算不得多劳累,但是却也让薛老累得满头是汗。

薛老手中总拿着一条毛巾,不断的更换,只为了替伤员们擦拭身体。

李颛桥走近,也拿过了一条毛巾,同样是为那些伤员们擦拭身体。

“主......主公。”一个伤员看到是李颛桥,顿时有些惊慌失措,“主公不必如此。”

李颛桥淡然一笑,“无妨,无妨。”

精神力悄然探出,那伤员便是缓缓沉睡了过去,李颛桥继续为他擦拭身体。

牧田也加入到了行列之中。

一群人前前后后忙碌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是替全部的伤员们都将身体擦拭了一遍。

然后,李颛桥没有说话,带着薛老和牧田退出了内院。

“薛老,辛苦了。”李颛桥望着薛老,开口道。

薛老耸了耸肩,“没办法,这些兵也是我带出来的,都有感情。”

点了点头,“那就还是得麻烦您几天,过几天,等伤员们都恢复了,我再开一次庆功宴也无妨。”

薛老没说话,同样对着李颛桥点了点头,便是离开了。

李颛桥望着薛老离开的背影,叹了一声,道,“薛老,真的算是我的贵人。”

这么些年来,薛老当年便是一眼看中自己然后不顾一切的帮助自己。李颛桥敢直言,薛老绝对是自己的左膀右臂,没有薛老,或许根本没有今天的无锋军和雷霆军。

感慨完,李颛桥扭过头去看了一眼牧田,“走吧,带我去看看那些离开了我们的弟兄吧。”

牧田点头,转身便是带着李颛桥往另外一个方向走去。

离开别院,李颛桥跟着牧田不断的前行,走到了李家外的一片荒地上。

地面上铺满了白布,白布上,则是这一役中殒命的弟兄。他们身上本该布满各种伤口,身上充满血迹,可是,牧田却是吩咐过,为他们缝合了身上的伤口,为他们洗了最后一次澡。他们如今躺在这白布上,就宛如是入睡了一般。

李颛桥望着面前上千具尸首,眼眶通红。

这些人,不是自己血脉手足,与自己没有太多利益瓜葛。但是,自己带着他们跨越了半个大陆,来到这地方,然后,让他们殒命于此。

李颛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不想说些什么。

伸出手去,一团紫色丹火绽放在掌心之中,“让我送你们最后一程,感谢你们,能够如此助我。”

北京男科治疗医院普洱治疗白癜风方法玉林医院白癜风治疗哪家好

短效降压药和长效哪个副作用大兰州男科哪好伊春治疗牛皮癣哪家医院好

南京宫颈糜烂哪家好
南京白癜风哪好
南宁早泄